您現在的位置是:網站首頁 > 新聞資訊 >

比特幣價格崩盤背后:一場幣圈大佬的算力戰爭

時間:2018-11-18   點擊:加載中  【打印】  【關閉】   【返回】

11月15日凌晨,比特幣價格跌破6000美元關口,最低跌至5544美元,創2018年來的新低。受比特幣價格“跳水”影響,整個數字貨幣市值大幅下降,按照CoinMarketCap的數據顯示,在15日當日,數字貨幣整體市值下降超過300億美元。   6000美元是比特幣重要的心理關口,這一心理關口的突破對于市場信心帶來極大沖擊,“一地雞毛”,一位比特幣投資人對經濟觀察報這樣形容當日的凌晨。   比特幣現金(BCH)的硬分叉被認為是此次比特幣價格突然跳水的原因之一,所謂硬分叉是當一種數字貨幣的社區對于原有數字貨幣的技術共識產生分歧時,在原有鏈上分出來一個新的鏈條,并由此產生一種新的幣,就像樹枝分叉一樣,而潛伏在技術共識的背后往往是利益的沖突。   BCH本身即為比特幣的分叉幣,2018年年中,BCH社區對于該幣的技術路線產生分歧,形成兩大派系,醞釀了此次的硬分叉。這次硬分叉在11月16日的凌晨最終落地,目前雙方正陷入了一次大規模的“算力戰”——即通過算力影響對方幣的穩定運行和交易——在短期內尚難以未分出勝負。   比特幣價格受到極大沖擊的原因在于,參與BCH硬分叉交戰的雙方均握有豐厚的資源,這些資源包括礦機、算力以及包括比特幣、BCH在內的大批存量數字貨幣,其沖突被認為觸發了市場的恐慌心理。   在2018年年初觸及高峰以來,以比特幣為主的整個數字貨幣市場不斷呈現萎縮的情況,一位數字貨幣基金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其根本原因在于整個市場的資金盤已經不足以支撐以往的高幣價,后續資金也近乎枯竭。在這一背景下,無論是年中的EOS超級節點競選或是此次的BCH硬分叉都未能重新振奮市場信心,反而帶來了相反的效果。   陷入“熊市”的比特幣幣價,還能夠挺過此輪的“分叉劫”嗎?   分叉“狂歡”   BCH的硬分叉被認為是比特幣價格大跌的重要原因,這次硬分叉已經于11月16日零點40分正式執行。   在硬分叉執行前兩個小時,數字貨幣投資者的圈層內就已經迎來了一次久違的狂歡。在持續超過半年的“熊市”里,數字貨幣投資人的活躍度大幅度降低,但在這兩個小時中,直播、討論在各類媒介渠道、社交媒體上不斷蔓延,一些投資人將這一事件視為數字貨幣領域的“世界杯”。   為什么此次的分叉會引起市場和投資人的如此關注?   答案還得回到BCH本身。BCH是比特幣的分叉幣之一,在2017年8月,為了解決比特幣區塊容量較小的問題——比特幣一個區塊的容量為1MB,這被認為是導致比特幣交易效率低的重要原因——在一批大型礦主、比特幣持有者和技術人員的支持下,BCH作為比特幣的分叉幣應運而生。由于有大量頗具實力的人員支持,BCH在誕生后逐漸成為主流數字貨幣,價格一度突破500美元。   促使BCH誕生的人員中有兩位值得格外關注,一位是Craig Steven Wright, 澳洲商人,曾稱自己就是比特幣創始人中本聰本人,在比特幣社區擁有一定影響力,被戲稱為澳本聰;另一位是吳忌寒,比特大陸創始人,其公司擁有大量比特幣的礦機、算力。   一位區塊鏈技術研究者對經濟觀察報表示,此前BCH能夠成功從比特幣中分叉,與Craig Steven Wright和吳忌寒的資源、影響力息息相關,幾乎是這兩人和他們的盟友促成了BCH的誕生。   但是,在今年年中,BCH的社區卻發生了一次技術路線的分歧,簡而言之,其中一方更傾向于“比特幣原教旨主義”,即比特幣系統本身已經很完美了,BCH只需要成為專注于類似比特幣的支付交易系統,并繼續擴大區塊的容量即可;而另一方則認為BCH應該向著“基礎設施”的路線發展,讓更多的應用場景可以基于BCH實現。Craig Steven Wright及其盟友支持前一種觀點,吳忌寒則認同后一種觀點。   盟友拔刀相向。
“算力戰”
在此后的三個月時間中,雙方開始通過互聯網不斷爭執,其他具有影響力的投資人、技術人也紛紛站隊,形成了兩個派系。值得關注的是,BCH本身的價格也在爭執中一路攀升。   技術路線的分歧以及隱含在背后的種種糾葛讓大戰一觸即發。   11月14日夜間至15日凌晨,一張內容為“吳忌寒”將正面迎戰澳本聰的社交媒體消息圖在各大渠道傳播——這一截圖最終被證偽,很快,Craig Steven Wright進行了回應,并稱要將比特幣砸盤至1000美元。   市場情緒一觸即潰,11月15日,比特幣價格大幅跳水,跌破6000美元,至截稿時尚在5700美元上下浮動。   在市場的哀嚎聲中,BCH硬分叉最終在11月16日凌晨拉開大幕,兩個小時的等待后,此次硬分叉的成果,兩種新的數字貨幣產生,分別為:吳忌寒方的BCH ABC和Craig Steven Wright方的BCH SV ,截至16日上午9點34分,ABC領先BSV方31個區塊。   然而,這并不是結局,一位BCH投資人認為,鑒于交戰雙方的水火不容,在分叉完成后,必然要通過“算力戰”決出勝負。   所謂算力戰即在對方區塊鏈系統投入足夠的算力,從而通過一系列方式影響對方區塊鏈系統的正常運行,比如制造大量無效區塊,阻礙鏈條的正常形成,并讓交易無法進行等。在這個過程中需要大量投入數字貨幣礦機來產生足夠的算力,也意味著龐大的資金消耗。   按照這位投資人的分析,BCH算力戰的決勝點將在交易環節:即通過大量算力的投入,讓對方幣種的穩定度出現問題——比如出現雙重支付的情況,從而讓投資人對這一幣種的安全度產生懷疑,最終使得這一幣種被市場拋棄。   毫無疑問,這將是一場持久的“戰爭”。   比特劫   在過去超過半年的時間中,整個數字貨幣市場市值呈現逐漸萎縮的趨勢,多種數字貨幣徹底歸零或幾乎沒有成交量,與其他數字貨幣相較,比特幣依然保持了一定的韌性——一個數據是,比特幣在全球數字貨幣市值中的占比從今年2月的30%多一路上升至50%多,成為主要的價值支撐點。   但在此次的分叉事件中,這一支撐點顯現了其脆弱的一面。一位數字貨幣長期投資人、數字貨幣基金管理人對經濟觀察報表示,此次比特幣價格的大幅下跌并不僅僅是由于某一些獨立的事件,而是比特幣長期橫盤對市場信心的消耗,最根本的原因在于這個市場已經沒有支撐價格的資金了。   長期低迷的行情讓一些投資人和從業人失去了耐心,一位曾經為數十個ICO項目提供市值管理的人士已經暫時離開了數字貨幣領域,重新回歸A股。   撤離的還有礦工,在今年的10月中旬比特幣挖礦難度開始下降——比特幣挖礦難度與投入算力成正比,這意味著礦工正在減少對這一市場的投入。在過去的兩年多時間中,盡管比特幣價格起起落落,挖礦的難度卻基本保持了高速的增長。   “之前的增長有慣性的作用,也有技術升級的原因,但是礦工的耐性畢竟是有限的,持續看不到足夠的回報,難度又一直提升,必然會減少后續投入,這些算力投入減少后,難度也會下調,這本來就是比特幣自有的協調機制”,一位比特幣礦工表示。   尚未有明顯的跡象顯示這些結構性的頹勢能夠在短期得到逆轉。在這個脆弱的舞臺上正在拉開的“BCH算力戰”大戲,也未有能夠迅速結束的跡象。   重重重壓下的比特幣價格將會走向何處?

來源:經濟觀察網

熱門推薦

  • 這個模型顯示現在購買比特幣,未來365天收益肯

    有人幫你算出來了,現在購買比特幣,未來365天收益肯定為正 什么時候購買比特幣是多數剛入幣圈的投資者最關心的問題。不過,Medium上這...

    瀏覽次數:0

  • 加密貨幣熱潮中被騙的很多投資者只能自行承擔

    據外媒報道,在過去的兩年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和州監管機構已經提起了90多起有關加密貨幣的訴訟案,但由于加密貨幣的隱秘性,...

    瀏覽次數:0

  • 這兩個網站專門統計“掛掉”加密貨幣,列出的

    加密數字貨幣的水有多深?這組數據或能說明問題。國外有一些專門監測加密數字貨幣掛掉情況的網站,比較知名的有Coinopsy和Deadcoin。 以...

    瀏覽次數:0

  • 公司地址:遼寧省遼陽市文圣區凱旋門廣場財富中心A座719-720 手機/微信:18511781262 座機:0419-5850833
    Copyright © 2014-2018 遼陽比特四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遼ICP備18003886號-1   |  網站地圖
    极速时时彩